忙里偷闲,飞速摸鱼
黑时宰他好好看

生日快乐呀!miku..!

叫zero的一个孩子。
其实zero设定和这不太一样,是很纯良的女孩子,原名是林玲,她的魂自称零,就是zero。(英语装逼)
所以就当作爽图了。(快滚)

日记片段

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,凌晨五点二十二分。
写了两首诗而已,作业恐怕确实做不完。外面有好凄厉的声音,风声、车啸、犬吠、野猫的尖叫、婴儿的哭喊。五点五十九,或五十八分时,窗外一只鸟开始怪叫,从没听过的,一声一声,短促而不尖锐。我全部都听见了,很平静。时间细细地流淌过去,很快。

卡米尔性格孤僻,话少,这是他身边的人都知道的事。

可以的话,他喜欢独自去找一个僻静的角落。多半是在一棵歪歪斜斜的树边,他和一本书,和他不论什么季节都不会摘下的围巾帽子,过一下午。
少年手捧厚重的书,眼帘垂下,明净的蓝眼睛就蒙在帽檐的阴影下,眼仁里映着书上晦涩的文字,没有亮光。而他整个人,融进树枝摇摇晃晃的大片碎影里。
看起来是一幅灰调的画。
唯一不一样的色彩是垂落长椅上的围巾。卡米尔拥有的那条围巾,在画里出乎意料地染开了一抹红,和灰的树,灰的影子,灰的枝丫格格不入。如此一对比,说是刺眼都不为过。
它在这画面里静如死水地红着。
很安静。安静到连一片干皱的叶子都不敢落下来,落到他的视野里。

直到卡米尔合上书本,...

陆。点图,最新话里的兽化。
大概是在掐着鬼狐的脖子。


(逃走)
第一次尝试这样涂真的画的很爽,非常爽。虽然问题很多。

画个Acc
探索中,按住手不加滤镜

画只柠檬
日常滤镜
再也不想用这个卡到爆炸的pad画画儿了真的是锻炼耐心洗刷san值啊

和基友一起草稿流的生贺,忘了发这了()

砂之惑星!
从两三点到十点半就这,非常嫌弃然后加了滤镜。

© 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