剧透注意

我好像睡着了,断断续续地做着一个梦。有个好轻的声音飘进我的脑袋吵闹,是谁呢,絮絮的,发着颤的。我有点想跳起来敲他的脑袋,告诉他,打扰别人睡觉是不礼貌的,可是我依然睡着。啊,安特库,安特库。这是谁?我忽然平静下来,感觉到这个世界里飘起了无数雪绒,铺天盖地,仿佛它们就是我自己。安特库,安特库。我沉睡着被我埋在发着光芒的白色里,伸手抓到一片薄荷的绿,不能松手,直到这悲哀的色彩碎掉为止,好像是稍纵即逝,好像是时间尽头。 ...安特库,安特库,安特库。真是永无止境的梦,我如此想着,竟然不由自主地流下泪水。等一等,我记得了,安特库是没办法哭的吧,这可怎么办才好啊。

暑假涂的儿子
嗯...当时专注一图层流()现在看发现问题大大的(...)加个滤镜遮遮
想象的是很温柔文弱的人!没能画出来

和基友合绘的一个小姐姐!不会勾线的难题!就靠她(??
开心
(不知道该打什么tag)

美貌又迷人的反派先生
(是这样的虽然是草稿但是我觉得我不会继续画了..

很潦草的涂涂脑洞的魔法师人设,配色也没有想好,但是为了这个魔法师甚至想把孩子们放到魔幻世界里

忙里偷闲,飞速摸鱼
黑时宰他好好看

生日快乐呀!miku..!

大概是叫zero的一个孩子()
其实zero本来是很纯良的女孩子...嗯

日记片段

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,凌晨五点二十二分。
外面有好凄厉的声音,风声、车啸、犬吠、野猫的尖叫、婴儿的哭喊。五点五十九,或五十八分时,窗外一只鸟开始怪叫,从没听过的,一声一声,短促而不尖锐。我全部都听见了,很平静。时间细细地流淌过去,很快。

卡米尔性格孤僻,话少,这是他身边的人都知道的事。

可以的话,他喜欢独自去找一个僻静的角落。多半是在一棵歪歪斜斜的树边,他和一本书,和他不论什么季节都不会摘下的围巾帽子,过一下午。
少年手捧厚重的书,眼帘垂下,明净的蓝眼睛就蒙在帽檐的阴影下,眼仁里映着书上晦涩的文字,没有亮光。而他整个人,融进树枝摇摇晃晃的大片碎影里。
看起来是一幅灰调的画。
唯一不一样的色彩是垂落长椅上的围巾。卡米尔拥有的那条围巾,在画里出乎意料地染开了一抹红,和灰的树,灰的影子,灰的枝丫格格不入。如此一对比,说是刺眼都不为过。
它在这画面里静如死水地红着。
很安静。安静到连一片干皱的叶子都不敢落下来,落到他的视野里。

直到卡米尔合上书本,...

© |Powered by LOFTER